• 162
    0

    快樂多好多 啜一口酸甜,和媽聊起養樂多,她作少女的時候,養樂多是很稀罕的,不僅不易在市面上買到,當時的價格也不會是一般人消受得起,偏偏每天都有人到鄰居門前喊:「早安,養樂多。」不多久,隔壁的歐巴桑就出 […]
  • 141
    0

    我的青春期 就像是女孩要變成女人前的一種宣言,而這樣的宣言帶著懵懂、害怕又有一點慶祝的味道。為什麼媽和阿姨們說我長大了?為什麼她們的表情驕傲中帶有曖昧?這是一種慶祝的儀式嗎?她們送我一組「衛生棉」當作 […]
  • 97
    0

    最堅強的屏蔽 不知道什麼時候,也許在被騙過幾次後,大家便對天氣預報失去信心,從此機車族的坐墊下可以什麼都沒有,就是不能沒有雨衣。過去我曾經嫌棄傳統雨衣的配色,而選擇具有霧矇感的新潮雨衣,卻一點也不實用 […]
  • 137
    0

    我最愛的男人 一個男人的可靠度,從觀察他的車品便可知一二。老爸開車資歷四十年,從小客車、公車到油罐車,他總是吹噓自己除了挖土機什麼都能開,最愛對我說:「我會開車的時候,你還沒出生。」雖然他說的也沒錯。 […]
  • 113
    0

    兩小無擦 「同學,我可以跟你借擦子嗎?」這是我那個年代的小學生搭訕經典句,橡皮擦除修正外,也曾為許多兩小無猜搭起橋樑,調皮的男孩更以它為一窺隔壁班女同學裙底風光的利器,錯字可以重寫,但歡樂童年時光已無 […]
  • 112
    0

    我不喜歡黑胡椒,因為黑胡椒容易卡牙縫,常讓我很糗,不過如果是週末雞排時間,那可就另當別論了,我不會為了雞排的鮮嫩多汁傾國傾城,卻常為了黑胡椒誓死效忠。   我家附近那個台北市、新北市交界處的橋頭,是個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