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在楊宗緯身上,可以看見集合了矛盾與衝突的性格,他待人處世溫柔謙恭有禮,但遇到覺得不合理不對勁的事情,又無法退讓,只能力爭到底。因此這些年來,他除了有公認的好歌喉和唱工外,「難搞」也是幾乎一致的評語。 […]
  • 在你對一個人有成見的時候,或許只是沒有用心感受。我對林宥嘉的想法始終停留在「第20屆金曲獎唱〈眼色〉不看觀眾的迷幻歌手」,但今天他一步步打破我對他的舊有看法,因為他早就不迷幻了。 或許是覺得他的音樂有 […]
  • 進入惟因唱片行彷彿要先經過一個神祕儀式,走進隱密小巷、踏上極度陡峭高聳的階梯、看到卓別林在你頭頂上方對著你笑,然後穿過灰濛濛的玻璃門,一位頭髮盤在後腦勺、用紅色小鯊魚夾固定住的歐吉桑從小櫃台後面走了出 […]
  • 盲是現實,接受它;將音樂轉化成玩的力量,是選擇。 人生有兩件事是痛苦的,一是擁有某種得天獨厚卻惟有付出浩瀚心血才能昇華的天分,二是永久割捨五覺的某部分。 關於痛苦,有個年輕孩子想說,「接受它、放下它。 […]
  • 其實我不太確定每個人對我的認知是否相同,有人透過新聞媒體認識我,但有的人是跟隨我的音樂而認識我,這兩者當然不同。因為音樂而認識我的人,聽過我講話,也觀察我很久,認知是不一樣的。 不管面對怎樣的事情、生 […]
  • 創作和從商一定是衝突的嗎?這件對很多創作人來說都顯得矛盾的事, 向來溫和的董運昌,卻以無比的勇氣,力圖媒合。 從樂壇的吉他詩人,到自許成為「最會彈吉他的生意人」, 董運昌要在他既有的一把刷子之外,練就 […]
  • 謝宇威從小就天馬行空。這要感謝他父親,經常改變家裡的牆壁油漆成各種顏色,使得他也常在牆壁前看呆了放空,變成想像力源源不絕的來源:「我的頭腦像巨大的抽屜,生活有所觸動便張開八爪章魚手去拉開無數個小抽屜。 […]
  • 曾疑心到了綜藝化年代,還有多少人聽民族音樂?民族音樂沉釀了古老民族的命脈, 甚至於是在時空的甬道,歌者、創作者苦心擎起一把灼灼之火的音樂作品。   在台已成立多年的「大大樹」,身為一個知名的 […]
  • 「作為一個歌者,就算只有一個觀眾也要為他唱下去!」 跨年演唱持續十七年,創了台灣紀錄的音樂人陳昇,對於「堅持」的美名避之惟恐不及,反而堅持自己是「懶」,讀者諸君,你們相信嗎? 在陳昇辦公室「新樂園」門 […]
  • 九月中,黃大煒與搖滾東方、范逸臣及趙傳在台北市小巨蛋舉辦的「風林火山演唱會」,他的一曲〈讓每個人都心碎〉歌詞「你的淚燙傷我的臉,從此就再也說不出,我愛誰……」那個幾乎飆上天際的超高音,沸騰了整個小巨蛋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