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圍繞著概念,有各種形式和各種不同的創作,所以只能趨近地推敲,香港好似的什麼樣。你說,愛上香港的菠蘿油,其實是喜歡店內的粗魯動作;喜歡過馬路催促的聲音,其實愛的是人與人的緊密相息。對了,後現代的生活逐漸貼近了道德領域,美學充滿現實感,所以精緻和粗俗同時在,摔飯碗的小哥的冷酷表情,比起米其林餐廳刻意矯揉造出來的身段,也分不清,什麼才是美。
  • 台南很厚,是本八百頁的書,但比起杜斯妥也夫斯基,它輕鬆有趣得多,書裡頭帶你吃、帶你喝、帶你走馬看花,但它不是一本「旅遊指南」,蝦仁飯、虱目魚粥只是引你下馬,不設防地讀它,詐騙集團都這樣,知道人的弱點, […]
  • 人發明工具後,即與動物分道揚鑣,幾十萬年來,成就現代生活的樣貌,雖說雙手萬能,實乃利其器的結果,否則腦中再多的念力,既無法蓋出金字塔、連造個碗都有困難,所以,工具器械絕對是文明的幕後推手,而且肯定是最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