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年資高,在半島可說一點不稀奇,老客人如此的多,每天都在團聚。半島剛剛過生日,我又來了。很難說明白,對香港半島的依戀,像有點變態的情節,離不開所有跟樑柱、樓梯、欄杆、噴泉、露臺和香皂盒有關的一切,每個下 […]